通用證 -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熱點:代理 動畫 動漫 效果 女郎 產品 中國 漫畫
聯系電話:400-675-9240 在線QQ:2669710611
首頁首頁 / 動漫新聞網 / 游戲資訊 / 動漫游戲 / 內容

法國游戲公司育碧進入中國22年留下了什么?

作者:彭新|時間:2019-08-27 11:01|來源:動漫界|評論數:|字號:[小] [大]
核心提示:花幾秒鐘時間想想育碧軟件(Ubisoft),你會想到什么?中國游戲業的“黃埔軍校”?《刺客信條》開發商?還是“土豆服務器種植者”?

花幾秒鐘時間想想育碧軟件(Ubisoft),你會想到什么?中國游戲業的“黃埔軍校”?《刺客信條》開發商?還是“土豆服務器種植者”?

這家公司進入中國22年來,留下了各種各樣的標簽。

即使最近大熱的《長安十二時辰》,和這家公司也有關聯——《刺客信條》正是電視劇原著小說作者馬伯庸的靈感始發地。

憑借《刺客信條》、《彩虹六號》、《全境封鎖》這些流行游戲IP以及隨之構建的流行文化,育碧公司在中國人氣漸長,已經成為最為公眾熟知的外國游戲公司之一,維持著游戲企業中少見的好名聲。

追溯這家公司在中國建立和成長的歷史,也不難發現其中潛藏著一種草蛇灰線般的聯系。

1996年,育碧上海正式成立,成為第一批在中國開設分公司的外資游戲公司。十一年前,育碧在成都找到了在中國的第二個落腳點。二十多年的駐留,讓育碧成為中國游戲業資歷最深的海外參與者和觀察者。

“二十多年前,中國的PC市場就已經在蓬勃發展。當年的研究報道紛紛指出中國將在兩年內成為世界第三大市場,然后才輪到美國、英國、德國、法國。1998年,中國已經成為了第三大PC市場。” 參與創建育碧上海工作室的戈翎(Corinne Le Roy)曾回憶。

戈翎說,她在舉辦會議時見到了很多小規模的中國開發商試圖為PC創作內容。當時中國的本土游戲產業已經起步,人們在著手創作,并且渴望發展PC市場,因此就需要內容。“從政府的角度來看,為了促進這種新興媒體的發展,有必要鼓勵新的參與者加入這個國家。我正是因此順利獲得了支持。”

對中國游戲產業潛移默化的影響也來自于20余年的本土經營。除了引進海外正版游戲,參與國內游戲發行外,育碧中國配合總部參與全球游戲研發也為中國培養了一大批游戲開發人才,這讓育碧中國贏得了“游戲業黃埔軍校”的聲譽。

“黃埔軍校”的另一面是,早期的游戲代理業務為育碧在中國開拓了第一批具有全球視野和審美的單機游戲粉絲。在育碧早期代理引進中國的游戲里,除了自家游戲,還包括《生化危機》系列、《家園》、《無盡的任務》以及《英雄無敵4》等經典。

實際上,這是育碧數十年向全球投資的成就,育碧的40多家分支公司遍布全世界,既涵蓋了游戲產業發達的西歐、北美以及日本,還包括新加坡、烏克蘭和保加利亞這樣的非傳統游戲產業大國。公司的英文名字“Ubisoft”來自英文單詞ubiquitous,正寄托了創始人對產品無處不在的憧憬。

總的來說,從建立伊始愿景,再到至今令人眼花繚亂的全球擴張歷程,育碧已經從一家法國游戲公司轉變為一個擁有獨特多元文化的綜合體。

育碧中國總裁 Xavier Poix說,“我們在全球擁有工作室,這意味著我們能把全球工作室的文化底蘊融合到項目中。”這位CEO相信,游戲團隊的多元化,正是育碧打造出諸多杰出游戲,塑造自身成功的關鍵元素。

《刺客信條》是體現這種精神的典型案例。從2007年推出以來,游戲故事的發生地遍及十字軍東征期間的耶路撒冷、文藝復興時代的羅馬和威尼斯,以及蘇萊曼大帝時期的奧斯曼帝國伊斯坦布爾。《刺客信條》的推出被劃為育碧歷史上最重要的轉折點之一,讓這家公司終于有了一個銷量和文化影響力層面上的大IP.顯然,這種做法得到了玩家的認同。

不斷有玩家在社交媒體聲稱,自己身處的現實世界,竟然和自己在《刺客信條》的游戲旅途發生了美妙的交集。“我來到巴黎旅游,卻發現這里的建筑似曾相識,好像我以前已經來過一樣。實際上,我知道我只是打通了《刺客信條:大革命》。”一位玩家說。《刺客信條:大革命》正是以大革命時期的巴黎作為背景。

這并不出乎Xavier Poix的意料,他認為育碧游戲創造的是一種超過虛擬意義上的真實感、以及基于現實的社交關系。

“我們確實在游戲中制作了許多還原歷史的元素,”他說,“我們希望,即使是在游戲里,玩家也有某種共鳴,產生一定的教育意義。”

類似的做法在育碧的研發體系中被廣泛采用。Xavier Poix以最新公布的Switch游戲《瘋狂兔子:奇遇派對》舉例,這款游戲基于《西游記》題材,由育碧成都工作室開發,試圖結合育碧標志性的瘋狂兔子們和中國傳統文學設計靈感,構建出一種搞怪、歡樂且老少咸宜的合家歡體驗。Xavier Poix說,除了引發中國玩家的共鳴,發生在《瘋狂兔子:奇遇派對》中的西游故事也會得到西方玩家的關注。

然而,海外游戲公司在中國的軌跡不盡然總是成功,早期進入中國的育碧同行,如2K、EA以及Crytek,或黯然離場,或在集團內話語權盡失。這些公司擅長大型制作的單機游戲,但面對盜版時手足無措。而移動游戲大潮的來臨,讓他們又突然發現自己正在逐漸失去受眾。

對所有參與中國市場的海外游戲公司而言,這是一段必須經歷的適應期,即使育碧也不能避免。伴隨幾家大公司的退出,作為少數在中國正式開展業務的游戲公司,育碧的存在顯得形單影只。

“有時孤獨可能是一件好事。不過我們看到了許多中國開發商正不斷起步,和我們站在一起。從這一點來看,我們并不孤獨。”Xavier Poix看待這段歷史的態度顯得更“積極”一些。

壞日子終究會過去,類似Steam、Uplay這樣的游戲平臺興起,以及Xbox One和PS4的引進,讓中國玩家有了一個可以放心付費的游戲平臺,也間接幫助了育碧中國走出低谷。現在,波蘭的CD Projeckt來了,帶來了《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輻射》的開發商Bethesda在中國開設辦公室,開始宣傳自己的手游。2K中國也重新拾起了在微博的社交賬號,開始賣力宣傳即將發售的《無主之地3》。

“這很有趣。”Xavier Poix認為,當越來越多的西方游戲公司入華,玩家也有了更多的選擇,“他們能接觸到新的游戲機制和游戲設計,也就能夠以一種更開闊的視野接納西方的游戲產品。”

他承認西方同行加速進入中國,給育碧帶來了一場關注度和銷量之爭,但也強調,“中國玩家開始嘗試更多海外游戲,終歸是一件好事情”。

Xavier Poix在育碧法國任職將近15年。2018年,他接替戈翎就任育碧中國區負責人,職位的變動為他觀察中國帶來一種不同的視角,體察到中西方游戲文化的不同狀態。

“西方玩家非常熟悉所有的游戲主機,游戲對他們而言,是一個從小到大長期教育的過程,逐漸形成了自身的游戲文化,但中國不同。” Xavier Poix樂觀地推測,中國玩家可能更多會嘗試PC游戲,然后是手游,“一個趨勢是,中國玩家開始越來越多地接觸各種西方游戲了。”

另一個對Xavier Poix頗有啟發的現象是女性玩家在游戲中的參與程度,“我在中國看到許多女玩家會玩《絕地求生》,這在西方可是看不到的。”

游戲之外的交流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Xavier Poix知曉中國玩家對自己公司的評論,無論是惡意還是善意的。比如成為meme的“土豆服務器”——通常是諷刺育碧不時中斷且令人抓狂的游戲服務器連接。

“我們完全理解中國玩家抱怨的服務器問題,” Xavier Poix攤開雙手,“但你要知道,這種問題即使在西方也不鮮見,歐美玩家也常常向我們抱怨。但在最近一年,我們在服務器優化和游戲本地化商(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就是為了改善這種情況。比如,我們和騰訊合作,努力將《彩虹六號:圍攻》帶進中國,來保證游戲和服務器體驗有最佳效果。”

他還嚴肅地保證:“(我們)不會再種更多土豆了。”

當然,對于現在的育碧來說,它將面臨一個至關重要的轉折點——繼續保持現有的產品形態,或者尋找改變的可能。很多玩家迫切希望《刺客信條》有一個中國背景的正統游戲,但Xavier Poix并沒有給出一個強有力的許諾。

粉絲當然期待育碧在中國做得更多。對于那些已經習慣了育碧的種種——多元文化體驗,創造力,以及對中國市場堅守的粉絲而言,期待反而變得有趣起來。


  • 支持

  • 高興

  • 震驚

  • 憤怒

  • 無聊

  • 無奈

  • 謊言

  • 槍稿

  • 不解

  • 標題黨
責任編輯:影[復制網址] [打印]
Tags:游戲公司 法國 中國

網友評論

本周排行

圖片新聞

焦點關注

? 太原哪有老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