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證 -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熱點:代理 動畫 動漫 效果 女郎 產品 中國 漫畫
聯系電話:400-675-9240 在線QQ:2669710611
首頁首頁 / 動漫新聞網 / 產業新聞 / 企業新聞 / 內容

《哪吒》外包制作公司鏡天動漫拖欠員工4個月工資

時間:2019-09-02 15:08|來源:動漫界|評論數:|字號:[小] [大]
核心提示:《哪吒》外包制作公司鏡天動漫拖欠員工4個月工資。8月29日,UP主“悲傷式卡卡”在B站爆料,稱前公司鏡天動漫已經欠薪4個月了。

圖片來源:《哪吒之魔童降世》官方海報

《哪吒》外包制作公司鏡天動漫拖欠員工4個月工資。

8月29日,UP主“悲傷式卡卡”在B站爆料,稱前公司鏡天動漫已經欠薪4個月了。

這條爆料在動畫圈很快擴散開來。

到了8月30日,這個帖子在面向大眾用戶的微博發酵。截至發稿,@鏡天員工2019 微博發貼的閱讀量超過了75萬。

這條爆料備受互聯網用戶關注的原因是,這些對外發聲被拖欠工資的員工,正是制作《哪吒》熱門鏡頭的燈光師,山河社稷圖的模型師,山河社稷圖水效果特效師。

圖片來源:B站UP主“悲傷式卡卡”

而這條消息這動畫圈引起關注的原因有三:

鏡天動漫即上海鏡天動漫有限公司,《哪吒》的十大聯合制作公司之一,電影票房超46億但外包公司制作人員卻拿不到工資,這兩者之間形成了反差。

《哪吒》的項目款已經支付,為什么員工拿不到工資?

鏡天動漫不是業內寂寂無名的小公司,而是做過《大圣歸來》只接高端項目的內容制作團隊。

據三文娛了解,鏡天動漫在上海無制作團隊,臨近上海的蘇州部門共有11人。

截至7月24日,這11個員工相繼收到鏡天動漫的離職證明。

7月26日,蘇州部門11人一起申請勞動仲裁,8月28日已開庭審理。

三文娛和其中3人取得了聯系,了解到截至目前,2019年4-7月的工資沒發,離職證明是公司單方面開具也沒有提及賠償。

所以,他們希望通過勞動仲裁申請:

拿回被拖欠的4個月工資,獲得相應經濟賠償。

三文娛就這件事聯系鏡天動漫HR,得知她也已離職,并告知除了兩位高管,蘇州的11人就是上海和蘇州的全部員工。目前,這11個人一起在走勞動仲裁討薪。

我們試圖聯系鏡天動漫法人,未果。

關于鏡天動漫

工商信息顯示,鏡天動漫有三個股東,鏡天影視為控股大股東持股60%,另外兩位股東王君和王晶分別持股30%和10%。

同時,鏡天動漫的法人鄭濤也是鏡天影視的控股大股東(持股60%)。

鏡天動漫是鏡天影視的控股子公司。

而鏡天動漫蘇州部門前員工蘇佳說,鏡天動漫就是鏡天影視的合資公司,鄭濤是大老板,另外兩個高管王君在成都,王晶在北京。

鏡天影視是2012年成立的,參與過不少成功影視作品的制作,包括《大圣歸來》。所以,即使鏡天動漫是2018年才注冊成立,也能負責《哪吒》這個項目。

圖片來源:B站UP主“悲傷式卡卡”

參與維權討薪的蘇州主管告訴我們,他是一個燈光師,蘇州這邊的動畫制作團隊主要是燈光師和TD,直屬領導是王君。

王君既是鏡天動漫的第二大股東,也是成都天火的最大股東。

蘇佳和蘇州主管等11人,是上海鏡天動漫的員工,2019年4月之前發放的薪資都是上海鏡天發的,所以這次討薪的對象只有上海鏡天。

在長達4個月,公司沒有發薪,蘇州團隊11個人沒有離職的原因大概有三個:

2019年2月也出現過欠薪的情況,3月一起發放了且提前發了3月份的薪資;

在欠薪的2019年4-7月這個時間段,正是《哪吒》上映前他們最忙的幾個月,都撲在項目上;

在公司發不出工資的情況下,王君個人借款給員工繳納房貸和房租。

圖片來源:B站UP主“悲傷式卡卡”

所以,蘇佳和蘇州主管告訴我們,這些原因綜合到一起,讓他們很信任公司是因為錢周轉不開才沒有發工資,所以就是每周都問一下,4個月里沒有過激到和公司大鬧影響項目制作的事發生。

但是,直到6月28號《哪吒》交項目了,到了7月工資還是發不出來不說,公司讓蘇州員工轉到北京公司工作才意識到,公司是發不出工資的。

“公司要我們去北京,去北京就發工資,但是我們覺得這是兩件事,先應該把拖欠的工資發了,但是等來了公司的離職證明,7月26號我們就一起去申請(勞動)仲裁了。”另一位參與勞動仲裁維權的李林告訴三文娛。

他說,在我們都表態不去北京公司,要求公司先結算拖欠的工資后,我們就陸續收到公司給予的離職證明,截至7月24號,11個人“被迫離職”。

“7月25號,我們(11個蘇州員工)就商量,一起走仲裁要工資。”

蘇州主管提供的開庭通知 仲裁開庭,和解失敗

8月28日下午14點30分,鏡天動漫和蘇州辦公室的11人勞動合同糾紛案開庭了。

“開庭之前,我們就做好了他們不會來的心里準備,但看到鏡天動漫的律師出現在勞動局并主動要求和解的時候,我心里是高興的。”蘇州主管告訴三文娛,當時的第一反應,是很快就可以拿到前公司拖欠了4個月的薪資。“我不用為9月1號要交的3000塊房貸擔心了”。

但是,雙方溝通了2個小時,結果是和解失敗。

蘇州主管說,不能接受和解失敗的原因主要有3個:

鏡天動漫答應支付拖欠薪資,但只支付截至到6月28日的薪資(即《哪吒》交項目);

工資結算到6月28日,具體發放日期需要等到10月份;

不支付任何賠償金,包括欠薪4個月的補償和開除賠償(離職證明是公司單方面開具)。

8月28日下午18點左右,這一次庭審結束。

蘇州主管說,有2個人因為是6月份離職的,可能會接受鏡天動漫的和解。但是,其余的9個人不會妥協。

原因有三:

《哪吒》這個項目比較趕,工作日凌晨3點下班是常事,到了7月也是有工作的,《哪吒》的項目還需要配合做最后的調整,我們有打卡上班且完成工作內容。而且,好幾個人拿到的離職證明標注的是7月24日。

即使是7月有調休,但這個調休是按照公司規定,且走了相關程序。但公司規定,周末加班可以調休(周一到周五上班)。

我們4個月拿不到工資,和解少了工作天數不說還要10月才支付。4月至10月中間隔了6個月,沒有任何賠償。

所以,蘇州主管、蘇佳、李林等人等待勞動仲裁結果。

等仲裁結果出來,他們要拿著結果去法院起訴。

“好的話半年,不好的話要1-2年。”

蘇州主管說,如果到時候公司賬上沒錢,又沒有比較貴重的資產,他們可能就真的拿不回工資了。

“我們都不想走到這一步,鏡天動漫的制作能力那么強,在行業里是排得上號的,我們也不希望公司就這么散了。”李林說,但他們沒辦法,他們聯系不上老板鄭濤,4個月沒領到工資付不了房租又不能一直靠領導和家里借錢撐著,生活都成問題,“我們要活下去”。

鏡天動漫是次月5-10日發薪,從今年5月開始以工商局稽查,需要閉賬為由暫停工資發放。

這次蘇州辦公室11人集體討薪,涉及薪資總額約40萬元人民幣。

他們確定,《哪吒》的制作費已結清。

我們去對《哪吒》三家內容制作就項目款結算問題做了咨詢,收到的回復都是——可可豆動畫(《哪吒》制作公司,三大主出品方之一)給錢很爽快,甚至上午簽合同下午放款了。

這一點,我們從大千陽光的財報里也可以看到。

8月14日,《哪吒》的聯合制作公司大千陽光發布了2019上半年財務報告。

根據財報中的數據,2019上半年度,大千陽光收到可可豆動畫支付的170萬元收入。

大千陽光與可可豆動畫在2018年4月簽訂了制作合同,其在2018年度從可可豆動畫處獲得收入429萬。也就是說,2018年4月至2019年6月,大千陽光共收到來自可可豆動畫的制作費有599萬元。

其中,2019年上半年,可可豆付給大千陽光的制作費就有170萬元。

上海鏡天動漫和大千陽光,都是《哪吒》的十大聯合制作公司之一。經多方打聽,基本可以確定上海鏡天動漫收到的《哪吒》制作費也在百萬元級。

而上海鏡天動漫,是從2019年4月開始發不出工資的。

蘇州團隊11人被拖欠的薪資總額約在40萬元,支付這部分費用不是難事,但又為什么沒有發薪呢?


  • 支持

  • 高興

  • 震驚

  • 憤怒

  • 無聊

  • 無奈

  • 謊言

  • 槍稿

  • 不解

  • 標題黨
責任編輯:影[復制網址] [打印]
Tags:哪吒 天動 制作公司 工資 員工

網友評論

本周排行

圖片新聞

焦點關注

? 太原哪有老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