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證 -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熱點:代理 動畫 動漫 效果 女郎 產品 中國 漫畫
聯系電話:400-675-9240 在線QQ:2669710611
首頁首頁 / 動漫新聞網 / 新聞速遞 / 產業評論 / 內容

中國動畫電影作品缺少儲備量

時間:2019-09-27 11:36|來源:動漫界|評論數:|字號:[小] [大]
核心提示:中國原創動畫電影正在經歷難得的狂歡,《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煌煌票房使動畫片在整個電影格局中獲得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中國原創動畫電影正在經歷難得的狂歡,《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煌煌票房使動畫片在整個電影格局中獲得了舉足輕重的地位。如今,面貌一新的《江南》也高歌挺進。這部為共和國70周年獻禮的動畫片在給觀眾帶來全新感受的同時,也促使我們冷靜下來,思考中國動畫電影尚存在的一些問題,促進其長遠的健康發展。

作品缺少儲備量

《江南》是一部有情懷的動畫片,反映的是創立于洋務運動時期的江南制造局一百多年來的歷史變遷。江南制造局可以說是中華民族百年來發憤圖強的一個縮影,從當年開始建造鐵甲艦船到今天推動我國的航空母艦事業,展現了幾代“軍工人”的精神風貌。三年前,創作者感奮于這段充滿光榮與夢想的歷史,希望能夠將之拍攝成動畫電影,向共和國70周年獻禮,在查詢各個影視機構的創作計劃時,發現此類題材儲備稀缺,因而有了更多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也因而建立起了決心和信心。

在《哪吒》進入9月依然沖勁不減之時,觀眾有理由期待一部具有厚重的歷史感、體現幾代人為中華民族的振興前仆后繼的鼓舞人心的動畫電影。在這樣的期望中,《江南》以金雞獨立的姿態應聲而出,當然是值得稱道的。在舉國歡慶的日子里,這部動畫片的公映也適逢其時,說實話,在國慶獻禮片的片單中,如果沒有這樣一部動畫片,那剛剛建立起來的動畫片的王者地位恐會遭受質疑。

觀眾希望動畫電影可以保持如今的強勁勢頭,但要是沒有數量上的儲備,那很可能后續無著。《江南》這部動畫片從籌備到公映歷時三年,據聞《哪吒》的創作歷經五年,由此看來,一部動畫片的創作周期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甚至更長時間。既然這樣,如果動畫片要保持后續力,那勢必要求有相當的數量上的儲備。

現實情況是怎樣的呢?我們看一下國家電影局發布的今年6月全國電影劇本(梗概)備案、立項公示:全國處理的備案故事影片一共有200部,而備案動畫影片只有11部,其中3部木偶戲還是一個系列。由此可見,從總量上來說,動畫片所占比例非常低弱,數量甚少,屈指可數。這樣一種局面,如何支撐動畫電影的持續性發力,令人擔憂。我們總不能老是把希望寄托在一兩部作品的偶爾發力。如果只有偶然為之,那么,動畫片在整個電影格局中的競爭力顯然是弱小的,也顯然不足以保證其作為一支電影主力軍和生力軍的地位,隨時可能不堪一擊,高浪跌落,碎成泡沫。因此,我們應該珍惜今天動畫片的良好局面,在電影創作上一定要有整體規劃,保證動畫片的數量儲備。

題材缺少多樣性

《江南》在題材上無疑是有獨創性和開拓性的,在動畫片的藝術長廊里增添了一個可親可愛可敬的為追求理想而勤奮努力的“小工匠”形象,也填補了動畫電影中反映重大歷史和現實生活的一個空白。影片中13歲的少年阿榔對威猛的鐵甲艦船和各種機械充滿好奇,有著工匠的天資,但他同時也是一個頑童,天真爛漫,常常與要求嚴苛的師傅陳鐵寒“斗智斗勇”。影片細膩而傳神地刻畫了他的“工匠精神”,那一張張逼真的圖紙、一個個精細的零部件,都是以往動畫片里難得見到的,呈現在銀幕上有一種撼人的力量。阿榔最終成為一名出色的機匠,與師傅一起去建造最新的軍械,并共赴前線,為中國海軍維護戰艦,出生入死。

事實上,這樣的題材是大多數動畫電影創作者不敢涉獵的,被認為缺乏動畫片的票房號召力,因為如今的觀眾已經很難跳脫神話傳說、古代故事和幻想童話這類題材,如果另辟蹊徑,觀眾可能不大能夠適應和接受,于是影響票房收入。但正是這樣的不敢碰觸,不敢開拓,導致形成了觀眾的單一欣賞口味,而且在創作題材上越來越狹窄,越來越單調。更不可忽視的是對重大歷史題材和現實題材創作的輕視乃至放棄。我們同樣可以從國家電影局發布的今年6月全國電影劇本(梗概)備案、立項公示中作出分析和判斷:全國處理備案的200部故事影片中,現代和現實題材(1949年以后)為161部,占80.5%,歷史題材(1949年以前)為39部,占19.5%;而在全國處理備案的11部動畫影片中,古代神話和歷史故事類5部,童話幻想類5部,科幻類1部,真正反映現代和現實題材的不見蹤影,這與故事影片形成強烈的反差,由此可以看出動畫電影讓人不安的創作傾向。

不可否認,如今動畫片創作在題材上呈現“一窩蜂”狀況,基本都在古代神話和歷史故事中打轉,這被認為是最為保險的,所以即使取得成就的古裝題材動畫片的創作者,接下去也是沿襲前路,制作多部系列影片,而沒有新的題材拓展。如此一窩蜂,導致題材缺少多元化和多樣性,勢必招致觀眾的審美疲勞,也勢必不能滿足不同觀眾的欣賞要求。另一方面,題材單一,也容易導致創作上的同質化,故事千篇一律,形象雷同互襲,沒有鮮明的個性風格,也沒有繽紛多樣的表現手段。從現有備案公示的一些童話幻想類作品內容梗概來看,真的是缺乏新意,同質化嚴重。而最讓人擔憂的是,創作者的放棄,表現出對現實的冷漠和回避,而這與今日我們高度重視和力倡的現實題材創作沒有相向而行,這使動畫電影的創作缺乏創新,缺乏誠意,缺乏對現實的關注和關照,也在某種程度上加劇了急功近利。

創作缺少產業鏈

《江南》的創作過程就像影片主題一樣充滿了“工匠精神”。作為一部以歷史真實托底的作品,既遵循了動畫片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和幻想性的藝術之道,同時也嚴謹地,表現出對歷史應有的尊重。片中江南制造局和上海城隍廟的場景設計都源于老照片,還原了歷史原貌,使作品獲得了深厚的歷史感。影片結尾部分更是猶如交響曲中的華彩樂章:百年歷史中的重大事件在無界的時空中交疊融匯;昨天的阿榔和今日的阿榔相遇重逢,展現工匠精神的代代傳承;越過清末上海東南角的江南制造局,如今的長興島上一派興旺;透過東方明珠,由江南造船廠設計的盧浦大橋撲面而來……這真是中國原創動畫片的高光時刻。

但是,光環背后卻掩藏著國產動畫片行業的艱難困境,由于創作缺少完整的全產業鏈,所以可以用慘淡經營來形容整個動畫電影。動畫片的創作是一個完整的工業生產體系,涉及投資、劇本、制作、宣發、上映等諸多環節,一部作品動輒參與人數達到一兩千人。據透露,現在平臺對于動畫片的買價最低只有20元/分鐘,而事實上動畫片的制作成本普遍為每分鐘幾萬至十幾萬元,顯然售價與成本價嚴重不相匹配,違背價值規律,導致投融資困難,資本市場因不看好而拉動無力,對投資回報缺乏信心。資金緊缺形成了一系列的惡性循環——作為上游的創作人才紛紛撤離動畫這一名聲在外的“低薪行業”。以三維動畫為例,這是藝術和技術的結合體,而今動畫藝術人才大多轉向游戲行業,做電腦圖形的計算機人才則跳去互聯網公司。一位中國傳媒大學2019屆動畫專業(三維動畫與特效方向)畢業生稱,他們班上的同學大概只有一半進入動畫行業,而之前幾屆畢業生還在動畫行業里的只占20%左右,這佐證了動畫行業人才極度流失的事實;作為下游的制作公司,基本都靠接廣告之類的單子勉強維持生存,結果一方面導致審美品位的低落,一方面導致作品質量的粗糙和損傷,偏于年輕的動畫師更是對《江南》里的大量機械的歷史科技細節缺乏概念,造成制作上的困難。

這是一個在藝術創作上以內容為王的時代,但是,由于動畫行業沒有明確的盈利模式,更缺少完整的全產業鏈支撐,結果便是內容本身不值錢,這是相當讓人尷尬的。如果這種狀況得不到根本的改變,那么,動畫電影創作的良性循環不會實現,其前景也并不樂觀。一兩部作品的狂歡是維持不了多久的,只有構建現代動畫電影工業體系,提升動畫片全產業鏈的發展能級,打造良好的創作閉環生態,才能突破重圍,走出困境,在新時代的背景下真正開啟中國原創動畫電影的“平行宇宙”。


  • 支持

  • 高興

  • 震驚

  • 憤怒

  • 無聊

  • 無奈

  • 謊言

  • 槍稿

  • 不解

  • 標題黨
責任編輯:影[復制網址] [打印]
Tags:儲備量 電影作品 中國 動畫

網友評論

本周排行

圖片新聞

焦點關注

? 太原哪有老时时